售价上千元的网红面霜 成本仅10元 是在公厕里灌的

  • A+
所属分类:体坛快讯

来源:都市快报

去年8月底

浙江台州临海市市民莫女士

将自己面部裹得严严实实的

走进市场监管部门求助

“本想用它美白的

结果搽上去满脸脱皮

像烧焦了一样

又痒又痛,差点毁容”

这是怎么回事?

近日,临海市公安局会同市场监管部门辗转浙江、重庆、广州、黑龙江等地,行程10余万公里,捣毁了以伍家两姐妹为首的重大生产、销售伪劣化妆品团伙。

现已采取刑事强制措施10人,刑拘在逃4人,捣毁制假窝点3个、生产销售窝点5个,扣押伪劣“琼曼”“豪曼”“伍昱洁”系列美容霜、滋养膏等化妆品10万余件,涉案金额3000余万元。

热销美容霜汞含量超标7000多倍

当地市场监管部门认为莫女士反映的情况可能涉及刑事案件,遂将案件信息移送临海市公安局。

警方着手调查,锁定微信名为“幻”的80后女子。她在网上夸大美容霜功效,发送虚假广告,销售品名为“琼曼”“豪曼”的美容霜。经专业机构检测,其销售的美容霜中汞含量超过标准量7000多倍,且没有特殊化妆品批准文号。

她姓包,河南人,大专毕业后到临海打工,认识了现在的老公。两人结婚生子后,包某为了照顾小孩辞去工作,在网上经营一家化妆品网店,生意惨淡。

直到2014年,生意才迎来“转机”。

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女人,经她介绍,从盛某那里低价购进一批名为“琼曼”“豪曼”的美容霜,放在自己的网店里售卖。

这两款美容霜美白效果十分显著,也使得她的网店生意突然火了起来。

包某又陆续在某电商平台上注册了“曼女郎美妆用品店”“豪曼美丽之家”“爱上美肤馆”3家网店,招募了3名微商代理,销售美容霜,生意越做越大。不过,包某并不满足于替人带货,她还直接从上家盛某处购入伪劣化妆品原料及外包装,自行生产包装后通过网络平台销售。包某落网时,现场缴获了大量“琼曼”“豪曼”美容霜及罐装原料、空瓶子等。

今年1月18日,包某因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

网红美容霜在公厕里灌装

成本10元售价1000元通过进一步侦查,专案组查获了一个盘踞在重庆山城的家族式生产、销售伪劣化妆品的团伙。伍某夫妇早在2010年就注册了化妆品公司,生意一直不温不火。于是,他们将目光转移到祛斑霜、美白霜等效果立竿见影的护肤品上,玩弄起偷天换日的“鬼把戏”,以正规化妆品公司的名义包装销售汞含量超标的“琼曼”“豪曼”美容霜。仅仅两年时间,夫妻俩就从普通商贩成了坐拥豪车、别墅的千万富翁。不过,暴富之后,两人夫妻感情也因第三者介入而破裂。离婚后,伍某另起炉灶,注册了熙妃暄日用化妆品有限公司,做同样的事情。尽管离异了,夫妻俩为了高额利润,仍保持着亲密的商业合作伙伴关系。伍某的原料是找哈尔滨的“唐总”买的,一桶20公斤,价格2000元。民警说,根据测算,每瓶产品的原料价值在2元到10元不等,而“部分产品售价在千元以上,相对便宜的售价也在198元上下”。令民警们吃惊的是,这些在网络上爆红、号称“美白神器”的美容霜,灌装生产的场所竟是一个废弃的公共厕所。

“里面化妆品原料随地堆放,桌子上污垢厚重,灌装工具锈迹斑斑,蝇虫四处飞绕,散发着阵阵恶臭。”办案民警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就是在这样的场所里生产售价高昂的化妆品。至今,他们已生产销售美容霜70万余瓶,除了在网上销售,还有些成品由伍某姐姐销往下线美容院。目前,伍某两姐妹因为疫情,被困加拿大无法归国。专案组已将二人列为网上逃犯。

《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元旦实施

加大虚假宣传惩罚力度浙江省临海市市场监管综合行政执法队常务副队长杨圣党说,本案中涉及的化妆品汞含量严重超标,使用这样的化妆品的确短时间能达到美白的效果,因此消费者在使用十几天内就肉眼可见皮肤光滑细腻,但长期使用汞超标化妆品可引起皮炎、色素沉积等皮肤病,色斑也会跟着反弹加重,甚至诱发过敏性皮炎和皮肤癌。孕妇使用之后,汞还会通过胎盘屏障影响到胎儿“汞还可导致肝肾损害,严重危害消费者健康。”今年1月1日,《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正式实施。“这意味着,我们迎来了一个更加规范、科学、高效的化妆品监督管理体系,比如明确了功效宣称须靠科学说话,加大了惩罚力度等等。”杨圣党说。主持办理此案的临海市治安大队大队长蔡计理说,建议大家在购买化妆品时,选择营业执照齐全、有固定经营场所的商店或专柜,以及合法网站等有质量保证的商家。

(原标题:售价上千元的网红面霜,成本仅10元,而且是在公厕里灌的!)

(责任编辑:陈合群_NB12679)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